我已授權

註冊

侯凡春:從稱謂變化看大宗市場發展的變遷(二)

2017-05-12 10:15:06 和訊網  侯凡春

  一個稱謂何以能夠決定一類市場的命運?因為在中國,平臺稱謂會與政策進行掛鉤,這樣它就會決定一個市場性質甚至交易模式等等。也就是,你是現貨市場那就得按照現貨市場的規矩進行管理。可見,平臺稱謂在中國的重要性。

  讓我們回顧一下中遠期市場稱謂的變化。

  從中國中遠期市場建立到2006年,平臺稱謂一直比較穩定,其基本就是中遠期市場。那一時期,國家對中遠期市場的管理也比較簡單,並未對交易模式等做出明確的限制。可稱這段時期為中遠期市場平穩發展期。

  2007——2011年,中遠期市場開始往過度金融化方向發展,於是政策也逐漸開始出現限制性的語言,只不過那時的限制仍稍顯含糊,對於什麽是“類期貨”等並未做出更為詳盡地解釋。雖然,這段時期中遠期市場有過熱跡象,但總體還算可控。

  2012年起,隨著國務院38號文的頒布,政策性限制已經非常明確。尤其是“六不得”等的政策出臺,幾乎將中遠期市場推向了發展的邊緣。自那以後,中遠期市場開始了前所未有的交易模式創新。如果說之前的交易多少還帶點商品屬性的話,此後的交易幾乎大部分都轉向了類金融化。這正是這類市場走偏發展的重要原因。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國家政策的本意是要想中遠期市場回歸現貨,但實際結果卻正好走向了相反。

  為什麽會出現上述結果?

  首先,政策制定者只知道讓這類市場回歸現貨,但回歸到什麽現貨他們並不清楚。現貨有傳統現貨與現代現貨之分,現代現貨需要流動性保證,而傳統現貨無需這樣的保證。

  當然,也有可能政策是要他們回歸到傳統現貨,如實那樣,也是讓他們逐漸走向死亡。

  其次,也許政策制定者是在拿發達國家的經驗來說事。因為發達國家的遠期市場產生於期貨市場之前,它們的確實行的是非標準化交易。遠期市場只不過是期貨市場之前的過渡。比如:CBOT成立於1848年,但他們的標準化交易是在1865年才推出。所以CBOT真正意義上的期貨交易起始於1865年。所以,期貨市場的出現遠期市場就自然被消亡。

  顯然,我們的政策出臺是為監管而監管,不是為發展而監管。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國務院38號文之後受影響最大的並不是那些不合規的平臺,恰恰是真正在為實體經濟服務的中間市場。一刀切式的整頓已經使得中間市場失去了生存的空間,其更談不上發展了。

  時常筆者都在不斷問一個問題:在中國,當沒有了中間市場又怎麽辦?

  當然地球還是照樣轉,中國商品交易還要照樣發展,但這個發展一定是粗糙的,低質量的發展。

  一個稱謂的變化居然能夠決定一類市場的命運,這也許只有在跨越式發展的中國才能見得到。

  雖然,在與現貨接軌方面能發揮巨大作用的中間市場今天仍是命懸一線,但此時的中間市場還是要靜下心來進行必要的反思與總結。即便最終消亡也要給歷史留下寶貴的遺產。

  第一,將寶貴的經驗留下來。包括筆者在內的相關人士目前正做的就是這項工作。

  第二,要反思我們過往的過失。筆者認為,中間市場最大的過失就是缺乏團結精神,總想明哲保身。我們為什麽不能團結起來去遊說政策制定者?沿用李小加的一句話:既然我們都是做好事,當好人的人,那又怕什麽呢?

  事實證明,明哲保身是保不了的。

  關於個別中間市場的轉型,雖然他們有效回避了國務院38號文,但如果以失去公信力為代價的話,那還是不值得。因為市場性質由平臺轉為中間商之後,你無法再次撐起公信力這面大旗。

  文章至此,我們還會管叫中遠期市場為現貨市場嗎?如果不叫現貨市場,那又是什麽市場呢?其實,現貨市場的稱謂也不符合多層次商品市場的發展。

  在筆者結束這篇文章之時,剛好讀到李小加的“走進前海交易中心”的文章。小加總裁聲稱,前海平臺不是期貨市場。那它又是什麽市場呢?

 
(責任編輯:陳姍 HF072)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侯凡春:從稱謂變化看大宗市場發展的變遷(二)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