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南寧金交所產品亂象——大標拆小標 大量售賣各類理財產品

2018-05-27 10:08:00 中國經營報  樊紅敏 萬佳麗

  今年4月出臺的《關於加大通過互聯網開展資產管理業務整治力度及開展驗收工作的通知(整治辦函[2018]29號)》(以下簡稱“29號文”)再次將地方金交所推上了輿論風口。

  根據“29號文”,金交所當前線上主營的定向債務融資、收益權轉讓(保理、票據、應收賬款)、定向委托投資等都將受到限制。

  不過,《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近期調查發現,南寧金融資產交易中心(以下簡稱“南寧金交所“)反其道而行,並未將金交所產品放在互聯網金融平臺銷售,而是在其官網上搭起一個與互金平臺類似的金融產品銷售平臺,利用大標拆小標,變相突破200人的套路,大量售賣各類理財產品。

  掛牌前已找到受讓方

  記者試驗發現,通過南寧金交所官方網站,很容易註冊成為個人會員,盡管有投資者適當性認定,但是,只要按照“通過標準”選擇答案即可成功註冊。

  記者在認購專區產品列表看到,用戶可以根據產品期限,預期年化收益率,起購金額和風險等級等指標搜索自己想購買的產品。記者搜索的幾款產品的起購金額都是1000元,風險等級都標註為“低風險”。

  以今年5月售罄的“南寧金交企貸2018“系列產品為例,該系列產品目前發到第74號,每期規模均在幾百萬元不等,起購金額只需要1000元,預期年化收益率分別有8%、7.5%和7%,個人和機構均可購買。按照該設定,很容易突破200人上限設置。

  盈燦咨詢高級分析師張葉霞認為,金交所通過自設認購區域,提高用戶規模,自設認購區域與通過其他互金平臺代銷金交所產品並無本質區別,問題在於若認購區域的金交所產品金額較大,但起投金額僅1000元,投資人數可能會突破200人的限制。

  其實,早在2011年、2012年的《國務院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範金融風險的決定》(國發〔2011〕38號)(以下簡稱“38號文”)、《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的實施意見》(國辦發〔2012〕37號)(以下簡稱“37號文”)文中,就有關於合格投資人、權益持有人累計不得超過200人的規定。而後的“29號文”則進一步明確了“互聯網平臺不得為各類交易場所代銷(包括‘引流’等方式變相提供代銷服務)涉嫌突破‘37號文’以及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回頭看’政策要求的資產管理產品。”

  某知名金交所資產端負責人,在看過南寧金交所網站認購區產品推介信息後認為,采用該模式銷售單只產品,突破200人的可能性極大。“都是些地方性的行為,很多監管也管不住。”

  該人士還表示,在金交所掛牌的產品,很多都是在掛牌前就已經找好了受讓方,公開掛牌只是個程序,金交所自身平臺的流量不足,最後賣不出去摘牌的情況很普遍,最近監管限制金交所與互金平臺的合作之後,金交所的交易量下降更加明顯。

  某金交所業內人士認為,當前合作問題的根源在於,互金平臺在短時間難以遵守金交場所的規則,互金平臺為使權益持有人不超過200人對在金交場所備案過的產品進行拆分金額,因互金平臺的投資者定位不同以及合格投資者認定的操作困難造成向不合格投資者銷售金融產品。

  互金OR金交所?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南寧金交所不僅發售的產品向互金系列靠攏,而且和多家互聯網金融平臺有業務往來,更重要的是,其旗下有自己的全資互聯網金融平臺。

  南寧金融資產交易中心官網介紹,其會員制模式分為綜合類會員、經紀類會員、交易類會員、服務類會員等,其中,對經紀類會員的描述為,可在本所從事金融資產受托經紀業務。

  而根據南寧金交所的會員名單,廣西天地寬互聯網金融服務有限公司、貴港市大互互聯網金融信息咨詢有限公司、廣西南寧熙澤互聯網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等互聯網金融企業都屬於其經紀類會員單位,這意味著,上述企業可以在該平臺從事金融資產受托經紀業務。

  有趣的是,南寧金交所還於2016年10月成立了其全資子公司南寧投融通互聯網金融服務有限責任公司,其註冊資本1000萬元,經營範圍為互聯網金融服務、互聯網信息中介服務、金融產品的技術研發、金融類應用軟件開發、非證券類股權投資、受托資產管理。至此,投融通成為廣西第七家具有國企背景的互金平臺。但奇怪的是該互金平臺成立後並沒有實際投入運營,也無對應的網站。

  有業內人士分析,金交中心或金交所成立互金公司類子公司的主要目的是,把小額產品分流到互金平臺上,讓母公司看起來不那麽像網貸平臺。同時,互金平臺因為其市場性、普惠性與草根性更易吸引廣大投資者,當這些不那麽“高端”的投資者穩定後,可以進階到金交中心,成為金交中心各類非標業務的潛在投資者。

  頗值得註意的是,作為交易撮合平臺的南寧金交所,還提供資金代扣及轉賬服務。

  記者從南寧金交所官網下載的一份《資金代扣及轉賬授權與承諾書》顯示,在出借人與借款人及擔保公司達成《借款及擔保協議》的前提下,出借人同意並授權南寧金融資產交易中心(以下簡稱“金交中心”)按照本授權與承諾述為《借款及擔保協議》項下相關款項提供資金代扣及轉賬服務。

  關於代扣及轉賬資金,《資金代扣及轉賬授權與承諾書》進一步規定,在借款人借款項目成立後,出借人授權金交中心用戶名項下賬戶(即“出借人金交中心賬戶”)中的借款本金劃轉至借款人金交中心用戶名項下賬戶(即“借款人金交中心賬戶”)中,無需在任何一次劃轉前取得出借人的同意或通知出借人。如遇節假日或出借人銀行賬戶凍結等各種原因導致轉賬延遲的,金交中心不承擔任何責任。

  某地方金交所總裁告訴記者,有沒有劃撥資金的權利取決於它的營業範圍內有沒有結算的經營範圍,如果有並且交易雙方進行授權,願意接受這個服務,是可以的。

  但是他也註意到,合同本身寫著“出借人、借款人和擔保人”,這樣表述的三方定位過於像網貸借貸協議中介,金交所作為一個交易平臺,協議中一方應該是資產的出讓方,一方是資產的受讓方。

  而記者查閱南寧金交所官網對其經營範圍的描述, 包括定向債務融資、小額貸款收益權、票據收益權、應收賬款收益權、租賃資產交易、不良金融資產交易服務、金融企業增資擴股和股權交易服務、相關金融創新產品服務,並沒有支付結算功能。

  開鑫金服總經理周治翰認為,金交所在這裏應該只是發送個資金結轉數據,實際劃撥資金的動作肯定要銀行來完成。

  確權難題

  據不完全統計,截止到2017年3月1日,全國共有金融資產交易場所79家,其中按註冊資本最低要求來分,金融資產交易所(註冊資本至少1億元)有9家,金融資產交易中心(註冊資本至少5000萬元)有70家;按公司名稱是否有“互聯網”三字,互聯網金融資產交易中心共6家;按活躍與否,約有47家金交所處於運營狀態;按成立時間統計,自2016年以來,共有22家金交所註冊成立,占比27.8%。

  金交所從一誕生起,就是作為非標資產的交易載體,彼時中央並沒有對其可經營的具體產品範圍作出安排。非標資產是相對於標準化資產而言的,其涵蓋範圍非常廣,如定向融資計劃、基礎資產收益權轉讓、私募債、委托貸款、國有金融企業股權轉讓、擔保資產前置交易、實物資產交易等。

  某金交所業內人士認為,從上述角度理解,金交所可以成為金融產品的“創新沙箱”,跟隨著互聯網金融的興起,金交所為了增強自身的盈利能力,對其產品進行包裝,擴大投資受眾範圍,進而出現了向不適當投資人銷售產品的現象。

  記者采訪的多位業內人士認為:金交所目前面臨的最大問題仍是確權和經營範圍問題。對於龐大的金交所行業來說,並沒有一個明確的監管機構來監管他們,而目前金交所最具爭議的監管主體有3個:證監會、銀監會和地方金融辦。

  據了解,P2P網絡借貸的監管,在2016年8月24日的《暫行管理辦法》中明確歸口於銀監會,而金交所的監管主體在“37號文”“38號文”中被定為證監會牽頭的部級聯席會議,日常監管為地方金融辦。

  張葉霞認為,目前出現的一系列互金平臺與金交所合作的亂象主要是由於目前對於金交所的監管不明確造成的,從已經出臺的針對金交所的監管文件看,地方金融辦,銀監會和證監會都有過發文。“多頭監管最後也就可能導致,誰都不去管,只有等出事了才想到去管一下”。

  某金交所業內人士認為,監管不明還是因為金交所的營業範圍過廣。“比如直接借貸產品只是金交所營業範圍中的一種,金交所還可以發行私募債,委托債權或者類資產證券化。然而私募債發行歸口於證監會、委托債權歸口於銀監會、類資產證券化則無法歸口。”

(責任編輯:吳曉琳 HF106)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南寧金交所產品亂象——大標拆小標 大量售賣各類理財產品》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