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多只藏品暴跌,跌幅達97%!“港資”文交所瘋狂“割韭菜” 幕後“遞刀者”竟是這家軟件服務商

2018-06-02 14:57:35 中國經營報 

  登陸紐交所一年後,香港大公文交所(以下簡稱“大公文交所”)亮出了它的“割韭菜刀”。

  據投資人反映,2017年年中以來,大公文交所多只藏品出現暴跌,部分藏品跌幅高達97%。發售新票,主力連續拉升,投資人高位接盤後無量跌停,再發售新票······不斷反復。曾經在大陸文交所上演的“割韭菜”手法被大公文交所如法炮制。只不過,這一次,沒有監管之手來及時整治這場“零和遊戲”。

  事實上,大公文交所絕非唯一一家鐘情於“割大陸韭菜”的港資文交所。2017年6月30日大陸文交領域進入“冰封期”後,在不到一年時間裏,近十家港資文交所魚貫而入。而在瓜分大陸市場的過程中,包括北京金網易購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金網易購”)在內的原本為大陸文交所提供軟件服務的供應商們“功不可沒”。

  瘋狂的“港資”文交所“香港大公基本上每個月都在上新票。新票瘋狂拉漲停買不進去,然後瘋狂跌回上市價,散戶損失慘重。然而香港大公沒有受到任何監管,新票不到三個月便跌成死票(指活躍度很低或幾乎沒有成交量的交易品種),莊家再重新上票。”近日,一位大公文交所投資人告訴《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

  大公文交所手機客戶端“香港大公文化”顯示,自2017年下半年以來,該平臺多個交易品種相繼出現了連續、快速下跌。“高山流水”(代碼:20019)、“郁香琥珀”(代碼:30037)、“四大神獸”(代碼:29014)三個交易品種均經歷過高達90%以上的跌幅。

  這種“過山車”般的行情本來常見於大陸文交所。由於平臺給上票方設定了很高的持倉比例,實際流通在電子盤面上的交易品種數量,僅僅是全部市值的很小一部分,於是上票方可以以非常少的資金對該交易品種進行控制,並連續拉升,然後在拉升過程中不斷拋售持倉。上票方將手中籌碼大部分拋售後即放任交易品種下跌,於是又會出現多個跌停。整個過程中高位進場的投資人無法拋售止損,跌停打開後,其已被“洗劫一空”。

  大公文交所旗下某會員單位的業務員也向記者證實了大公文交所上票頻繁的事實。

  他表示,大公文交所上票的速度要快於大陸同行,平均每個月上票兩次,每次三到四支票。由於上票方經營風格不同,部分交易品種確實會暴漲暴跌。

  記者註意到,僅僅在2018年5月份,大公文交所旗下發售代理商就發售了包括“生死疲勞”“蟲趣蟻樂”在內的10支票。

  如此高的上票頻率背後,是對代理商管理的放任。

  以“四大神獸”舉例,據上述代理人士透露,該品種發售方文華大恭(香港)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已“轉型”為健康產業公司。其微信公眾號“文華大恭北京”已更名為“博遠健康”,經營範圍也變成了“海外健康信息、咨詢服務有限公司”。而上述變更沒有任何公告,大公文交所亦未就該品種的後續運作向投資人進行披露。

  不過,即使是如此激進的經營策略,也沒能扭轉大公文交所自登陸紐交所以來的頹勢。據其最新披露的2018年第一季度報告顯示,報告期內,該公司營業收入錄得397.43萬美元,同比下降6.96%;營業利潤21.18萬美元,同比下降119.29%;凈利潤42.33萬美元,同比下降51.54%。截至2018年5月30日,其股價已從登陸紐交所時的10.1美元一路下探至2.03美元,最低時曾觸及1.88美元。

  雖然大公文交所經營狀況尚不明朗,但絲毫未妨礙到港資文交所對大陸市場的熱情。

  2017年6月30日,除深圳文交所以外的大陸絕大部分文交所均進入停盤狀態。自此以後,包括大公文交所在內的近十家自稱註冊地為香港的文交所開始面向大陸地區招收代理並發展客戶。

  在《文交所“新套路”:“交易出境”規避監管》一文中,本報曾提及,香港本土媒體曾對“文物股票化亂象湧港”進行過報道。2014年正值大陸整頓文交所藝術品份額化交易,“此類文交所覬準香港自由市場,紛紛南下開業,至今本港已有十多家文交所,所有文交所並無在證監會登記”。

  時隔4年後,這一幕再次重演。

  幕後“遞刀者”

  雖然自稱是香港文交所,但上述平臺采用的卻是“T+0”連續競價集中撮合的交易模式,這一點與大陸文交所基本一致。

  事實上,這一特點甚至還會被代理商與經紀商用以向投資人進行業務推廣。本報在《文交所“新套路”:“交易出境”規避監管》一文也曾提及,自稱原本是南京文化產權交易所旗下的會員單位與經紀商在2018年3月開始向自己的投資人推薦中國國際文化產權交易所的業務。部分業務員甚至對外宣稱“南京文交所持倉平移至香港平臺”。

  產業鏈的遷移不僅僅是代理商與經紀商轉換平臺。香港的文交所們似乎也鐘情於原本為大陸文交所們提供軟件服務的供應商。

  2018年4月23日,中國郵幣卡交易所有限公司香港國際藝術品交易平臺發布《關於本平臺與北京金網藝購開展業務合作及相關藏品入駐的公告》,該平臺稱“於4月23日與北京金網藝購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正式開展業務合作”。

  2018年5月11日,中國國際文化產權交易所也發布了《國際文交所與北京金網易購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達成業務合作》的公告,該平臺稱“未來雙方將在文化藝術收藏品線上線下流通、互聯網商城等領域展開合作,共同拓展文化產業市場,全力打造全方位的文化產業鏈,引領文化藝術收藏品行業的新方向”。

  此外,自稱原本是南京文交所會員單位的“七色雨郵幣卡”還在其網站(www.86717.com)上發布了一則《香港收藏品交易所蒞臨北京金網易購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進行商務考察》的消息。

  值得註意的是,此“金網易購”並非彼“金網藝購”。

  “金網藝購”,一般指的是南京金網藝購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該公司成立於2017年8月,因與南京文交所達成業務合作而廣為人知。此前本報曾在報道中提及,金網藝購商城曾充當南京文交所投資人提貨至中國國際文化產權交易所的通道。

  而北京金網易購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則是現貨領域鼎鼎大名的北京金網安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金網安泰”)的子公司。據公開工商資料,該公司成立於2016年12月,法人與金網安泰法人為同一人。

  上述兩家平臺曾在公告中提及,“金網易購平臺由宗易匯、E投兩家業內重量級單位聯合發起,主營業務是一種商城形態的交易模式”。這兩家平臺沒有提及的是,金網易購曾為大陸地區多家知名郵幣卡平臺提供服務。據郵幣卡現貨行業自媒體“中億財經網(博客,微博)”2017年2月的披露,從2017年1月至2月間,就有包括南方文交所、南京文交所、金陵文交所在內的8家郵幣卡平臺宣布與金網易購“達成戰略合作”。

  不過,上述香港文交所的公告並未見於金網安泰公告系統。對此,記者曾致電金網易購,該公司一位負責人在記錄了記者的聯系方式後表示需要請示領導。但截至發稿,該公司尚未回應。

(責任編輯:邵一迪 HF116)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多只藏品暴跌,跌幅達97%!“港資”文交所瘋狂“割韭菜” 幕...》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