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90後“金融精英”被判詐騙罪 特大郵幣卡案審判書揭露投資陷阱

2018-06-21 17:56:46 和訊名家 
本文字數:3949,閱讀時長大約4分鐘
本文字數:3949,閱讀時長大約4分鐘

  作者 | 第一財經 崔澈

  生於1998年的劉某是64名被告中最年輕的一位,涉案時還只有18歲。

  近日,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對一起特大郵幣卡類電信詐騙案作出一審判決,64名被告全部被判詐騙罪,他們大多是90後,踏入社會不久,年齡最小的被告被捕時只有19歲。

  案件涉嫌犯罪的總金額達7130萬元,為首的幕後老板韓瑞被判15年有期徒刑並處罰300萬元,其他人員均被判有期徒刑或拘役並處罰金。

  2014年到2016年期間,郵幣卡電子盤詐騙活動突然在全國湧現,他們打著互聯網+文化+金融創新的旗號,在全國範圍引誘投資者炒作郵幣卡,造成大量投資者血本無歸。

  去年1月,證監會牽頭的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聯席會議緊急叫停了各地郵幣卡電子交易平臺,指出這種交易大多存在欺詐、做莊交易、操縱價格、客損分成等行為,涉嫌嚴重違法犯罪。

  紹興法院對本案的定性是類似操縱證券的詐騙活動,這也是這類案件中第一起刑事附帶民事的審判。法庭裁定,警方扣押被告人的資產要折現還給被害人,並要繼續追贓,不足部分責令各被告人退賠。

  分析人士指出,“本案件被告人均是80後、90後,多人具有大學文化,有些年輕人在入行時可能並不清楚工作的性質和特點,在工作中又難以避免利益的誘惑,從而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給自己的人生留下不可磨滅的汙點,令人惋惜。”

  18歲投資顧問犯罪之路

  生於1998年的劉某是64名被告中最年輕的一位,涉案時還只有18歲。

  今年5月21日,紹興法院在一審判決中認定其為從犯,判其犯詐騙罪,拘役六個月,緩刑一年,並處罰金2.5萬元。

  證據顯示,劉某2016年在韓瑞的公司工作期間至少招攬了五名投資者在河南遠洋恒利郵幣卡交易中心(以下簡稱“遠洋恒利”)投資郵幣卡,經認定,其中三名投資者一共虧損了48萬元。如果判決最終生效,劉某不但面臨刑事處罰,可能還要承擔受害人的全部損失。

  像劉某這樣的90後在被告席上占了一大半,其中還有多名95後,不少人擁有大學、大專文憑,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卻是詐騙。

這是韓瑞的兩家公司南京瑞炎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稱“南京瑞炎”)和南京木炎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招聘信息。他們以理財經理、投資顧問為名,用高薪吸引和招募剛剛步入社會的年輕人。
  這是韓瑞的兩家公司南京瑞炎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稱“南京瑞炎”)和南京木炎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招聘信息。他們以理財經理、投資顧問為名,用高薪吸引和招募剛剛步入社會的年輕人。

被告人劉某嬌,1993年出生,大專文化,曾在南京瑞炎擔任業務員,參與騙取資金85萬元。去年3月1日,劉某嬌在南京被警方逮捕。
  被告人劉某嬌,1993年出生,大專文化,曾在南京瑞炎擔任業務員,參與騙取資金85萬元。去年3月1日,劉某嬌在南京被警方逮捕。

  “業務員進公司後直接就是經理帶著學習加微信好友、怎麽跟對方聊天,經理給我一個虛假身份,先聊感情,之後找話題切入到郵幣卡,之後一步步引導客戶開戶然後炒郵幣卡。”劉某嬌在法庭上供述了所謂投資顧問的工作內容。

  她的上級是經理田某,他要求新入職的業務員們都把自己包裝成有錢人,每人都會得到一部手機,裏面有已經註冊好的微信賬戶。

  劉某嬌有4個微信賬號,都是虛假的美女角色。按照經理要求,她通過搜索手機號不斷添加陌生人好友,從中篩選出有大資金的股民,因為“只有炒股的客戶才會上鉤”,然後分享買到牛股的信息,跟對方透露自己有高人指點。

  時機成熟時,“美女”、“帥哥”們就把潛在客戶拉進QQ群或者網絡直播間,大約3、400人一個群。群裏有田某冒充的“老師”、業務員假扮的資深股民和散戶。

  “老師”把自己包裝成股神,在群裏分析行情、推薦股票,“散戶”們則紛紛吹捧老師的技術。這樣持續二三周後,有的“散戶”假裝抱怨股票行情不好,於是“首席老師”趁機推出郵幣卡,聲稱回報率超過100%,慫恿群裏真正的股民在遠洋恒利開戶。

接著“散戶”開始頻頻發布郵票價格暴漲的截圖,業務員宣稱自己有內幕信息。看出貓膩的客戶很快被踢出群,剩下的投資者急於開戶、入金,以為自己離財富如此接近。
  接著“散戶”開始頻頻發布郵票價格暴漲的截圖,業務員宣稱自己有內幕信息。看出貓膩的客戶很快被踢出群,剩下的投資者急於開戶、入金,以為自己離財富如此接近。

  他們不知道自己正跌入一個無底的陷阱。

  騙局精心設計環環相扣

  “(公司)會先把郵票拉到高位,等到客戶買完票,韓瑞就通知大家賣出。但這時候客戶是賣不出去票的,只能眼看著郵票一天天地跌停。”被告人李偉華供述。

  他稱,“郵票再次回到較低的價格後,(公司)又會控盤,將客戶手中低價的郵票買進。接著就和前面一樣,將郵票拉高,再把客戶引導進郵票盤進行封殺,使得客戶虧錢。”

  李偉華,1985年出生,任南京瑞炎的執行董事,是韓瑞手下的四名總監之一。去年4月,他被警方逮捕。紹興法院一審判其有期徒刑11年,處罰金150萬元。

  法院查明,2016年3月,韓瑞與遠洋恒利約定,由韓瑞在遠洋恒利發起中國探月、東北林海、故宮博物院三種郵票,模仿股票交易方式。

其中韓瑞控制95%的郵票數量,其余5%由他人通過遠洋恒利平臺仿照股票進行“打新郵”交易。韓瑞利用莊家優勢,以11個賬戶自買自賣,控制郵票價格、漲跌幅度及交易量,操縱郵票價格從幾元擡升至幾百元高位。
  其中韓瑞控制95%的郵票數量,其余5%由他人通過遠洋恒利平臺仿照股票進行“打新郵”交易。韓瑞利用莊家優勢,以11個賬戶自買自賣,控制郵票價格、漲跌幅度及交易量,操縱郵票價格從幾元擡升至幾百元高位。

  韓瑞手下的各個總監又組織團隊,引誘被害人接盤,非法占有“投資客戶”大量虧損。

  檢察機關收集了269名受害人的信息,另外通過遠洋恒利平臺上三支郵票的交易數據,確定客戶損失一共7130萬元。

  據被告人供述,韓瑞公司制定了誘人的激勵機制,總監團隊開發的客戶入金在2000萬元以下的,總監獲得客損的6%,4000萬元以上能拿到客損的10%。

  經理一級,團隊入金100萬元以下的,經理可提成1%,100萬-200萬元提1.5%,200萬元以上提成2%。普通業務員的提成比例也達到1%-4%不等,其開發的客戶入金如果超過80萬元,就能提成4%。

為了最大程度地攫取客戶的財富,韓瑞公司人員也使出了各種辦法。
  為了最大程度地攫取客戶的財富,韓瑞公司人員也使出了各種辦法。

  “公司先是預備很多不同的QQ號,用各種手段加陌生人好友,如果對方是女的,就虛構一個男的QQ,如果對方是男的,就虛構一個女的QQ,這樣容易和對方聊得開,前期會像朋友一樣了解對方信息,尤其是對方手頭上的資金。”經理呂某供述。

  公司內部分工明確,除了總監、經理,還有專門的“老師”、操盤手、開戶專員,和客戶維護團隊。

  “一開始客戶炒郵票的資金比較少,還是在上漲的,等到投資炒郵票的錢多起來了,大盤就一直跌了,客戶會開始抱怨,業務員就騙客戶說自己也虧錢的,並且安慰他們,不要著急,後期還會漲上來。”被告人供述。

  雖然公司人員和客戶沒有過面對面交流,但客戶的一舉一動都在公司的掌握中。

  “遠洋恒利提供了一個後臺賬戶,可以看到客戶的資金賬戶入金及交易明細,”總監張某供述,公司人員會實時關註客戶的入金情況,並根據客戶的入金時間和金額,推薦客戶具體買哪支郵票。

  5月21日,紹興法院做出一審判決,64名被告人全部犯有詐騙罪,判處韓瑞有期徒刑十五年,並處罰金300萬元。

  總監一級的沈亞耒、李偉華、張輝張軍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以上,處罰金100萬元以上。操盤手湯某有期徒刑五年,處罰金50萬元。經理一級判一年至四年,業務員有期徒刑一年以下或拘役,處罰金不等。

  被告人如果不服判決,可以向浙江省高院上訴。

  非法經營還是詐騙罪

  值得關註的是,法庭上,多位辯護人把案件定性為非法經營罪。

  有辯護人認為,本案實質是變相期貨交易,系非法經營行為,韓瑞等人主觀上沒有詐騙故意,客觀上也沒有實施詐騙行為,只是合法利用遠洋恒利平臺,其操縱價格也是基於平臺交易規則進行的。

  但法院認為,被告人均在事先即被告知分成比例,明知只要客戶入金則可攫取非正常收入,反映其非法占有的故意,部分被告人辯解事後才知道是詐騙的意見不能成立。

  結合在案證據,法院指出,韓瑞等被告操縱郵票價格,瘋狂掠奪“客戶”財產,顯然被告人取得財物所憑借的並非經營行為,而是讓被害人陷入投資失敗的錯誤認識後,處分被害人的財產,本案構成詐騙罪。

  2014年至2016年,郵幣卡電子盤詐騙活動突然在全國湧現,他們打著互聯網+文化+金融創新的旗號,在全國範圍引誘投資者炒作郵幣卡,造成大量投資者血本無歸。

去年1月,證監會牽頭的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聯席會議緊急叫停了各地郵幣卡電子交易平臺,指出這種交易大多存在欺詐、做莊交易、操縱價格、客損分成等行為,要求全面掌握發售人、莊家、交易場所的違法違規事實,對涉嫌違法犯罪的應依法查處。
  去年1月,證監會牽頭的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聯席會議緊急叫停了各地郵幣卡電子交易平臺,指出這種交易大多存在欺詐、做莊交易、操縱價格、客損分成等行為,要求全面掌握發售人、莊家、交易場所的違法違規事實,對涉嫌違法犯罪的應依法查處。

  郵幣卡之所以能夠吸引股民,是因為郵幣卡的交易規則,以及交易場所、郵票發行人、莊家等角色和股票市場能夠一一對應,股民能夠輕易地掌握郵票的交易方法。

  “(南京瑞炎)類似於非法操控證券交易,在作案過程中,同時伴隨偽造政府批文、虛假宣傳等行為。”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告訴第一財經。

  他認為,相關被告人的目的很明確,即虛構炒郵幣卡可以賺大錢的信息,吸納不特定的投資者開戶入市參與交易,再通過對行情的操控,侵吞被害人資金。上述手法從本質上更加符合詐騙罪的犯罪構成,以詐騙罪定罪量刑符合法律規定。

  該案也是郵幣卡類案件中第一起刑事附帶民事的審判。法庭裁定,扣押被告存款660萬元和寶馬汽車折現款,並繼續追繳贓款並發還給被害人,追繳不足部分,責令各被告人按自己犯罪數額退賠。

  “現在法院執行力很強,這會追責到各被告人自有的其他財產,不僅限於因案件而扣押、凍結的財產。”王德怡認為,類似案件的投資人應積極向辦案機關登記信息、提供證據,為挽回經濟損失提供可能。

他還表示,“本案件被告人均是80後、90後,多人具有大學文化,有些年輕人在入行時可能並不清楚工作的性質和特點,在工作中又難以避免利益的誘惑,從而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給自己的人生留下不可磨滅的汙點,令人惋惜。”
  他還表示,“本案件被告人均是80後、90後,多人具有大學文化,有些年輕人在入行時可能並不清楚工作的性質和特點,在工作中又難以避免利益的誘惑,從而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給自己的人生留下不可磨滅的汙點,令人惋惜。”

  記者還了解到,遠洋恒利原為山東恒利商品交易有限公司的電子交易平臺,從2016年開始轉型為郵幣卡電子盤,同年9月,被河南省遠洋貿易開發公司收購,並更名為河南遠洋恒利郵幣卡交易中心。

法庭證據顯示,河南省金融辦並未批準設立和監管遠洋恒利,根據清理整頓交易場所部際聯席會議的文件,遠洋恒利存在實施T+0、集中交易、權益持有人超200人,標準化合約等違規問題。
  法庭證據顯示,河南省金融辦並未批準設立和監管遠洋恒利,根據清理整頓交易場所部際聯席會議的文件,遠洋恒利存在實施T+0、集中交易、權益持有人超200人,標準化合約等違規問題。

  目前遠洋恒利的官網已經無法打開,截至記者發稿,公司工商登記電話仍處於關機狀態。

“相關交易平臺作為非法交易組織者和全部資金的收取人,對這種大規模、有組織的共同犯罪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希望辦案機關能夠對交易平臺予以重視,一並查處。”王德怡認為。
  “相關交易平臺作為非法交易組織者和全部資金的收取人,對這種大規模、有組織的共同犯罪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希望辦案機關能夠對交易平臺予以重視,一並查處。”王德怡認為。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第一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90後“金融精英”被判詐騙罪 特大郵幣卡案審判書揭露投資陷阱...》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