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期貨”詐騙犯罪案件被定性為“電信網絡詐騙”的原因分析

2018-08-21 09:35:09 和訊網  黃佳博

  作者:廣東廣強律師事務所經濟犯罪辯護與研究中心成員 黃佳博

  近些年來,司法實踐中出現了大量以炒大宗現貨、貴金屬期貨、期權、恒指、外匯等為誘餌進行詐騙的刑事案件,這類刑事案件涉案行為人的詐騙模式高度雷同,基本的套路大致可總結如下:

  虛設交易平臺——“美女”“帥哥”通過微信、陌陌等社交軟件拉客投資——分析師指導投資——人為修改後臺數據,操縱價格致使客戶投資虧損。

  針對此類案件,法院大多以詐騙罪對相關行為人定罪量刑,定性上,法院一般將此類案件認定為“電信網絡詐騙”案件。

  那麽,法院為什麽要將此類案件定性為“電信網絡詐騙”案件,而非傳統的詐騙犯罪案件,兩種定性有什麽區別?

  本文筆者根據法律法規,結合司法判例以及自身參與辦理期貨詐騙案件的實務經驗,對上述問題發表自己的觀點,具體如下:

  期貨詐騙犯罪案件符合“電信網絡詐騙”的特征

  “電信網絡詐騙”不是一個罪名,是詐騙犯罪的一種特殊形式,除了具備詐騙罪的基本構成要件之外,還具備以下兩個特征:

  第一,“電信網絡詐騙”必須是利用電話、網絡等非接觸式的作案方式。顧名思義,“電信網絡詐騙”的前提是行為人實施詐騙行為必須依托於電話、短信、互聯網作為實施犯罪的工具,這也是“電信網絡詐騙”區分於傳統詐騙犯罪的重要標誌之一;

  第二,“電信網絡詐騙”是一種點對面的詐騙,受害群體具有廣泛性和不特定性。在《關於辦理電信網絡詐騙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下稱《電信網絡詐騙意見》)發布之後,最高人民法院刑三庭副庭長李睿懿對該意見進行了深入解讀,李睿懿副庭長認為“電信網絡詐騙是特定的概念,指點對面的詐騙,不是傳統點對點的詐騙”。

  由此可以看出,利用電信網絡進行“點對面”詐騙是“電信網絡詐騙”的重要特點。如果行為人實施詐騙行為沒有利用電話、短信、互聯網等手段,或者只是利用網絡針對特定人進行詐騙,都不屬於“電信網絡詐騙”。

  期貨詐騙案件符合“電信網絡詐騙”的上述兩個特征,具體來說:

  平臺或者代理公司業務員充當“美女”、“帥哥”在拉客投資時通常都是利用微信、陌陌、百合網等線上渠道或者通過手機群發短信尋找有“情感需求”或者投資願望的客戶作為行騙對象。這種廣撒網的拉客方式既使用了電信網絡手段,又具備“點對面”進行詐騙的特點,符合“電信網絡詐騙”的特征。

  司法實踐中基本上也持此觀點,以(2017)浙0205刑初439號《刑事判決書》為例,針對辯護人提出的“案件不屬於電信網絡詐騙”的觀點,法院不予采納,並作出了解釋,法院認為:

  “電信網絡詐騙是指犯罪分子通過電話、網絡和短信方式,編造虛假信息,設置騙局,對不特定的被害人實施遠程、非接觸式詐騙,誘使被害人自願處分財產的犯罪行為。主要特征:一是利用電話、網絡等非接觸式的作案方式;二是受害群體具有廣泛性和不特定性。本案中,各被告人主要通過群發手機短信、隨機添加QQ號等方式,使用虛假的身份與不特定的股民進行聯系並將其拉至公司建立的QQ群,通過觀看網絡直播、發布虛假盈利圖片等網絡通訊手段,捏造跟隨“老師”做投資能獲取高收益的虛假事實,鼓動、誘使被害人轉向現貨投資並頻繁操作致使虧損,最終達到非法占有被害人手續費、虧損款的目的,且客觀上本案的被害人分布在全國各地,符合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的特征。”

  從打擊犯罪的角度分析,將期貨詐騙犯罪定性為“電信網絡詐騙”有利於加大對行為人的處罰力度,實現較好的裁判效果

  第一,由於“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實行全國統一數額標準和數額幅度底線標準,同樣的詐騙數額可能被判更重的刑罰。

  根據《電信網絡詐騙意見》的規定,針對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的性質和特點,規定,電信網絡詐騙財物價值三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上,應當分別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定的詐騙“數額較大”、“數額巨大”。

  在傳統詐騙罪案件中,根據關於辦理詐騙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的規定,詐騙公私財物價值3000元至1萬元以上、3萬元至1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上的,應當分別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定的“數額較大”、“數額巨大”、“數額特別巨大”。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髙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可以結合本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狀況,在前款規定的數額幅度內,共同研究確定本地區執行的具體數額標準,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備案。

  拿廣東來說,關於詐騙罪的具體數額標準分兩類地區具體執行,即使在經濟水平落後的二類地區,“數額較大”的標準也是4千元,“數額巨大”的標準也是6萬元。

  也就是說,如果在廣東,傳統詐騙數額達到6萬元,才可能面臨3至10年有期徒刑的處罰,而如果案件被定性為“電信網絡詐騙”,只需3萬元即可。由此可以看出將期貨詐騙犯罪案件定性為“電信網絡詐騙”在量刑上能夠加重處罰力度。

  第二,“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案件在事實認定上部分可適用“推定”原則,相對於傳統詐騙犯罪更容易入罪。

  根據《電信網絡詐騙意見》的規定,對於詐騙資金數額、撥打詐騙電話次數和發送詐騙信息條數,適用“推定”原則。

  在詐騙資金數額方面,《電信網絡詐騙意見》規定,確因被害人人數眾多等客觀條件的限制,無法逐一收集被害人陳述的,可以結合已收集的被害人陳述,以及經查證屬實的銀行賬戶交易記錄、第三方支付結算賬戶交易記錄、通話記錄、電子數據等證據,綜合認定被害人人數及詐騙資金數額等犯罪事實。

  在撥打詐騙電話次數和發送詐騙信息條數方面,《意見》規定可根據經查證屬實的日撥打人次數、日發送信息條數,結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實施犯罪的時間、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等相關證據,綜合予以認定。

  上述詐騙資金數額、撥打詐騙電話次數和發送詐騙信息條數都對定罪量刑有重要的影響,《電信網絡詐騙意見》如此規定,從結果上來看,更容易將行為人入罪。換言之,期貨詐騙犯罪案件一旦被定性為“電信網絡詐騙”,法院在進行詐騙金額等事實認定上的尺度相對傳統詐騙較為寬松。

  第三,“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案件中,“違法所得”的證明責任由被告人承擔。

  根據我國刑訴法的規定,公訴案件由檢察機關承擔證明責任。而針對“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案件,根據《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意見》的規定,對於違法所得的認定問題,對於確因客觀原因無法查實全部被害人,但有證據證實該賬戶系用於電信網絡詐騙犯罪,且被告人無法說明款項合法來源,該賬戶內款項一律認定為違法所得予以追繳。

  也就是說,在期貨詐騙犯罪案件中,如果有證據證明涉案賬戶用於犯罪,被告人需要說明款項的合法來源,如果無法說清,則認定為“違法所得”。

  從以上三點可以看出,無論從數額標準、事實認定,還是從證明責任上看,司法實踐將期貨詐騙犯罪案件定性為“電信網絡詐騙”,是為了加大對行為人的處罰力度,更好地實現裁判效果。

  綜上,期貨詐騙犯罪之所以被定性為“電信網絡詐騙”,有其本身符合“電信網絡詐騙”特征的原因,也是國家重點打擊此類犯罪的需求所致。

  以上是筆者結合自己司法實踐對期貨詐騙犯罪案件被定性為“電信網絡詐騙”成因所進行的梳理,以求對維護涉案人員的合法權益和司法公正作出有益的貢獻。期貨詐騙案件被定性為“電信網絡詐騙”的原因及後果分析。

 

(責任編輯:陳姍 HF07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期貨”詐騙犯罪案件被定性為“電信網絡詐騙”的原因分析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